黃智賢指民進黨用4個關鍵字 讓台灣處於「亡國式的邪惡」

黃智賢。 圖擷自「黃智賢世界」
在民進黨執政底下,作家兼政治評論人黃智賢說,我們處於「亡國式的邪惡」中。我們已形同「 戒嚴」,一切都是掌權者說了算。

她在臉書上說,為了讓台灣脫離中國,為了永遠執政,民進黨必須讓這個社會習慣邪惡。民進黨長久帶領核心群眾,用幾個關鍵字,建構了一個獨特的邪惡平行世界。

她表示,那個世界無須真實與真相,因為幻想而有宗教狂熱,因為宗教狂熱,而產生巨大的,操縱人心的能量。足以鼓動人心,操弄人民的情感,任憑掌權者幹下多麼邪惡的事,都會獲得支持。這幾個關鍵字,經過幾十年的宗教ok忠訓儀式,教義論述,加上從李登輝起,到今天的蔡英文,以國家資源餵養塑形,已經成了魔。這樣成了魔的神主牌,民進黨不管要怎麼幹,都催枯拉朽,無往不利。

她說,第一個關鍵字,叫作台灣。誰會不愛家鄉?我們怎會不愛台灣?所以只要把「台灣」包攬了,就只有他有愛台灣的解釋權。以愛為名,可以無限上綱,可以無所不為。所有他做的事,都是愛台灣,都是對的。只要把台灣這張牌叫出來,怎麼樣他都贏。在野時,他一切無所不用其極的暴力,都叫做愛台灣。他執政了,因為愛台灣,所以他違憲,違法,濫權,反民主也會受到歡呼。

黃智賢說,台灣既然已經無限巨大,怎能沒有 「主體性」?社會對「台灣主體性」哪有抗拒的能力?哪敢問一句,為什麼不是「中華民國」的主體性?所以台獨更可以偽裝在「台灣主體性」的後面。所以可以偷梁換柱,用台灣主體性,實實在在的把小學到高中的教科書,構築成完整的台灣國。

她表示,當這個地基打好以後,不必懷疑,世世代代的人民,都會不自覺成為台獨基本教義派。即使民進黨執政再差,但人民將無法對抗自己的情感認同。選票的游移,只會在不同的深深淺淺的綠之間漂流。而最終,也會挾持藍變得不可以藍。因為會害怕,一但藍了,就沒有選票了。

其次,第二個關鍵字是「轉型正義」。她說,凡是民進黨要達成的目的,叫做轉型正義。不只可以違憲,可以溯及既往,可以有罪推定。黨產會要平民找出70年前的帳冊,證明自己無罪,這不過剛剛好而已。即使找出帳冊資料了,也無力對抗掌權者 「有罪推定」的邏輯。因為,我說你有罪,就是有罪。轉型正義更可以用來編造假歷史,或是拿資源犒賞自己人。

她說,第三個關鍵字是「外來政權」。因為我轉型正義了,你就變成外來政權了。把「外來政權」這個形象,牢牢釘在「中華民國」的頭上。讓這個社會只認台灣,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。中國,成為一個髒字。

黃智賢表示,第四個關鍵字是「民主」。台獨連民主的解釋權都拿走了。當獨派沒有辦法拿到人民的選票,人民選出來的國會和總統,就叫作「多數暴力」,符合程序正義的正當作為,竟叫作 國家暴力」。所以又衍伸出另外一個「公民不服從」的鬼話,連法官都可以用這鬼話判太陽花的暴行無罪。

但等他執政了,她說,所有反對他的人民,竟變成「來亂的」,變成「丟臉丟到國外去」的人民公敵。民進黨操作輿論風向,所向批靡。當你被定位成全民公敵,你簡直沒有活下去的權利,死不足惜。反年改的陳抗老人,理所當然的被掌權者當成恐怖份子般踐踏圍剿後。這場殺雞儆猴的戒嚴戲,就完美了。

黃智賢說,民進黨的邏輯,只有一個,忠訓國際就是民進黨永遠都是對的。當我們接受了民進黨的邏輯,當我們習慣了民進黨的雙重標準,那我們也就已經習慣了邪惡。那我們就像納粹時狂熱的德國人民,臣服在暗黑的邪惡中。

CE88AFACACB8DDF3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